揭秘《南极之恋》:在南极实拍是如何做到的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2-01 10:26

揭秘《南极之恋》:在南极实拍是如何做到的

2018-02-01 07:49来源:搜狐娱乐赵又廷/剧组

原标题:揭秘《南极之恋》:在南极实拍是如何做到的

搜狐娱乐讯(三丁/文)从拍摄到上映,《南极之恋》历经了两年多。但作为首位踏上南极大陆拍摄的华人演员,赵又廷回忆起2015年10月21日开始的那段南极之旅,仍能说起很多让他印象深刻的细节,那一个月的拍摄时间里,他经历了去往南极的船滞留海上,撞上冰山,惊险渡过咆哮西风带,登陆之后他因拍摄不能戴墨镜,得了雪盲症,感受十级狂风吹到面部麻痹的寒冷……南极的种种,当时是凶险,现下回忆起来,确实一场奇幻漂流。

那么,这部迄今为止第一部在南极拍摄的故事长片《南极之恋》,赵又廷和整个剧组,是如何一步步抵达南极,并在那样一个极端环境里,完成了拍摄的呢?这其中遇到多少不为人知的惊和喜?

缘起:为什么要去南极?

《南极之恋》改编自吴有音创作的长篇小说《南极绝恋》,讲述了赵又廷饰演的土豪和杨子姗饰演的高空物理学家因一次意外事故,被迫滞留在南极的故事。这是吴有音的导演处女作,在此之前,他的身份是中国南极科考队队员,同时热爱写作,创作了多部小说。

电影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剧组真的去到了南极取景,是迄今为止第一部在南极拍摄的故事长片,赵又廷也成为第一位登上南极大陆拍摄的华人演员。但起初,就是否真的去南极取景,剧组是有所犹豫的。从制片方的角度来看,可控是需要第一考虑的,但南极那样极端的拍摄环境,对于后援是极大的考研,整个创作过程难度会非常大,也会衍生出种种问题。首先,要去南极要经历繁琐的报批手续;其次,怎么去南极,去多少人,带多少素材,衣食住行等等都是问题;还有,南极冬天不能拍电影,那么去的时间节点又是问题。

即便如此,吴有音非常坚持要去南极,认为只有在南极取景,才能还原故事的真实质感。同时,演员不在那个环境,其表演是无法展现出在极端环境的样子,在东北和在南极,风和气息都不同。

演员赵又廷看完剧本,就告诉公司,他要接这个戏,对去南极拍戏充满期待。

准备:怎么去南极?

做了要去南极拍摄的决定,剩下的事,就是如何将这件事执行下来,一个剧组的人,还有器材,要怎么去南极,以及怎么在那里生活?

要去南极,《南极之恋》经历了庞杂的报批手续,除了本国要报批,还要向南极极地理事国申请,经过国际公约的批准,才能去。申请下来之后,摆在剧组面前的就是去多少人,还有怎么去?剧组在南极要拍摄一个多月,确定下来去的人只有40个。40个人,以及器材,经历了飞机加坐船,耗时7天才终于登陆。

赵又廷回忆,他们2015年10月19日从北京出发,做了8个小时40分钟的飞机到了多哈,在多哈停留了3个小时,就继续从多哈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又飞了足足18小时35分钟。10月20日,他们抵达布宜诺斯艾利斯,休息了18个小时,又飞了3个小时45分钟,到达了世界最南端乌斯怀亚,吃吃自助餐,休息了16个小时。10月21日,他们从乌斯怀亚港口坐船去往南极大陆,只穿了短袖的赵又廷,上船就冷得半死。

原计划的船程是两天半,但因为遇到海面结冰,他们被迫滞留,要是找不到破冰点,他们就得全员返回,船的燃料是有限的,撑不了太久。那意味着,剧组的40个人挺过了咆哮西风带,那种窗帘直接飞到50度脚,船晃到你几乎以为随时会翻掉,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就白受了。好在最后,他们还是抵达了南极大陆,那时已经是10月24日晚上8点,这还没完,所有人还要把170箱的器材,以及10吨的货物在8个小时内卸下并归位,等他们全部搞定,已经是10月25日凌晨4点了。

那一段滞留海上的日子里,还有一件有惊无险的事,吴有音一直憋到三年后的《南极之恋》首映当天才吐露。赵又廷在搜狐视频人文影展上,讲起当时坐船去南极时,他晕船的经历,他完全坐不住,站起来手舞足蹈向观众解释,船当时晃得有多厉害。吴有音像是刚想起来一样,提了一句,哦,当时还撞上了冰山,“我在睡觉的时候,直接从床上摔下去了。”赵又廷当时吃了晕船药,在昏睡中完全没有印象,事后导演也没有告知,被瞒到首映礼,他得知的当下,心情是崩溃的,连连庆幸能或者回来。

困难:要如何在南极拍摄?

在南极拍摄,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显而易见。南极长城站的同事,不断跟剧组强调种种注意事项,出门不要把手插在口袋里,曾经一个人从宿舍到广场,滑了一跤就粉碎性骨折。碰到大的风雪,楼跟楼之间的能见度很低,还发生过人从A楼到B楼走失了,在南极,无论何时,大家都得把警戒心提到很高很高。

日常生活的难度都比平常的环境难多了,更不用说拍摄的难度了。长城站给剧组提供的交通工具是一辆价值600万的越野车,两辆大型雪地车,一辆雪地摩托车,但这对于剧组来说依然不够,所以有时候要跟智利站借车,智利站的站长还专门开着雪地皮卡,给剧组运过物资。有代步工具固然好,但其实在南极最方便的还是走路,只是每个人要背着几十斤的器材徒步,还经常在及膝的雪地爬坡,很容易就脱力了。

鉴于现实的条件所限,剧组在南极的拍摄设备比较简陋,不会出现摇臂和轨道,就用三脚架,还有改装的很多小型跟踪镜头。赵又廷说他在实拍时,经常一个人在雪地里走,一走就是半个小时,离其他人都非常远,听到对讲机跟他说不用再走了,一转头却发现四周人都没有,他心里都会犯嘀咕,自己会不会走丢了。毕竟,连有经验的司机在南极开车都是凭经验,那里没有坐标,开过去就是一片荒野。

更实际的问题是冷。剧组人员穿的是长城站特供科考服,就像宇航员的太空服一样,严丝合缝,完全挡风,非常保暖。但赵又廷就不同了,他得穿戏服,他说去之前想象到很冷了,但到了实地没想到是那么冷,因为南极的风,最高风速将近十级,能把人生生吹下山。赵又廷经常拍着拍着戏,鼻涕就流下来了,人不由自主发抖,脸被风吹到麻木。

有时候,遇上要趴在雪地上的戏,赵又廷的衣服湿了,风一吹,那就一个寒风刺骨,后来剧组想了个办法,拿了一床棉被给他,下了戏就裹上,这床被子还是粉色的。

惊险:那些突发的“意外”

在南极拍摄,有惊也有喜。

由于剧本设计,赵又廷的墨镜中途丢了,所以他大部分的戏份都没有戴雪镜,由于雪地反射灼伤了视网膜,赵又廷在拍摄中跟电影里一样,患上了雪盲症。但剧组拍摄的时间实在紧张,赵又廷冰敷了眼睛,休养了一天就继续投入拍摄。

好在也不全是突发意外,剧组也遇到过临时的小惊喜。有一次快收工的时候,剧组偶遇了一只大企鹅,吴有音临时决定马上拍企鹅的戏份,赵又廷马上就化上特效妆,但他的妆画了一半企鹅就走了,当时剧组的情绪很低落。没想到的是,等赵又廷的妆画好了,企鹅却回来了,吴有音即兴抓拍了一段赵又廷和企鹅互动的戏。赵又廷说他不知道企鹅哪一刻会突然离开,导演让他再来一遍,他就慢慢前进,步步为营,一段一段演。不过,他无情揭穿了一个真相是,虽然企鹅特别萌特别可爱,但很多企鹅聚在一起,就跟养鸭场味道差不多。

南极作为地球上唯一一块净土,环保问题也是剧组需要注意的。吴有音介绍,他们秉承着悄悄的来,悄悄的走原则,就如《南极条约》里的规定一样,不干扰任何动物和植物,自觉维护环境。人有三急,剧组准备了尿袋,要是想上厕所,就挖个坑,支个帐篷,上完之后把尿袋放在自己的衣服内袋里,带回长城站。还有随身可以坐的小马桶,以供选择,上完之后可以密封,排泄物就放在垃圾袋里,带回长城站。而像果皮纸屑更是怎么来就怎么走,都放在自己的袋子里,好好处理。

为了能更好地应对拍摄中可能出现的种种情况,团队做了事无巨细的预案,考虑到了方方面面的问题。吴有音说他看到的最让他哭笑不得的预案是,在南极学弟拍摄的时候,要是发生火灾要怎么办。而安全问题,是预案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制片人曹欣表示,要是有人受伤需要撤退,剧组在乌斯怀亚安排好了直升机,飞机的航线,包括飞去的医院,都已经有完整的预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